yDY5PtL2yZm7hiq50nlPDfDbnV8W1YdWwbUZmqC0.jpeg

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解决地区冲突方面,在协调国际经济关系,促进世界各国经济、科学、文化的合作与交流方面,都发挥着相当积极的作用。

联合国作为二战结束后国际秩序的重要维护机构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虽然在相当长时间被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控制,并且在冷战期间起到了不光彩的作用,但是作为国际范围内的协调机构,特别是冷战后的国际关系处理方面起到了大范围内的协调一致作用。

区块链技术及由此带来的数字货币现象对于多数主权国家和地区来说都是一个新挑战,同样也是新机遇。在很多“非大国”看来,数字货币似乎给了他们一个弯道超车,以弱胜强的历史机遇。

爱沙尼亚的“数字公民”,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已经在这个国家的行政、司法、商业、医疗、交通体系中得到充分应用,甚至在海外,像美国国防部,也在用爱沙尼亚的KSI无签名区块链系统。

位于地中海的南欧岛国马耳他,在“币安”被日本金融厅驱逐后,马耳他热烈拥抱币安。

倒推半年前的9.4,国内对数字货币ICO的严厉叫停,而日本则欢迎币圈大佬落户,并对交易所发放牌照。

除了这些“小国”,俄罗斯和美国等大国及法德意西等欧洲国家,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也是“前后不一”,“冷热不均”。在同一个国家内部的态度不统一,不同国家的态度也大不同。短期看,币圈可以依据不同地区间的监管差异获得“监管套利”,但是从长远来看,不利于数字货币乃至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特别是“不当得利”的获益者,“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基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现有组织结构体系,区块链及数字货币可以在不同地区和国家间形成一个普遍共识,就类似于金融和互联网行业能够形成一个相对统一的国际标准和体系。

参照亚洲开发银行在亚洲乃至世界的影响力,“一带一路”在延线国家乃至全球的辐射作用,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的世界范围内的国家共识也给了我们一个引领未来的机会,在区块链这个全新的高纬度空间里,我们有机会订立一个世界新秩序,用新世界和新秩序来破除原有不平等的国际关系和制度,以全新的模式实现我们大国崛起的历史使命。